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红会概况 新闻中心 核心业务 捐赠款物 下载中心 预决算公开 联系我们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核心业务>遗体(器官)捐献

平凡人生 光照人间 安徽省太和县老党员付光文临终志愿捐献眼角膜和遗体
发布时间:2017-10-27

10月13日早上,付光文终于再次醒来,妻子刘素真又一次跟他确认是否捐献眼角膜和遗体,付光文坦然答道:“我是党员,说了要捐,就有这个觉悟。”她含泪点头。

10月14日中午,付光文的长子付杰从合肥赶往太和县中医院,他是安徽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以下简称“安医大接受站”)副主任。父亲病危这几天,他没能守候在病床前,连续奔波在灵璧县、霍邱县和六安市等地,两天一夜接收了3例捐献遗体。他只能每两小时给家里打一次电话,询问父亲的病情。

路上,他接到二弟付雷的电话,告知父亲又一次进了抢救室。付杰脑子里一片空白,预感很可能见不到父亲最后一面了,心里充满愧疚。

当天下午,付光文因病医治无效去世。

当晚,安徽省红十字会眼角膜库工作人员在付杰等家属默哀后,对付光文的眼角膜实施了摘除,老人的眼角膜将让两名眼疾患者重见光明。

10月16日,安医大接受站工作人员,前往太和县五星镇接受付光文的遗体。这一次,付杰是遗体器官志愿捐献者的家属,也是遗体器官的接受者。

一辈子都在“差账”

1947年9月14日,付光文出生在太和县五星镇。1965年从亳州高中毕业,响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付光文留在了农村,白天干活,晚上义务为村里人上扫盲课。之后,他开始担任村干部,前后担任过村民兵营长、会计、副主任、主任、党支部副书记、书记等职,2004年光荣退休。

整理父亲的遗物时,付杰发现付光文把自己经手过的所有账目都整理好了,一项一项清楚明白,全部有记录可查。刘素真清点了家里的财物,告诉付杰兄妹,家里前年刚把债务还清,终于不再“差账”了。

付杰回忆,父亲虽然一直在村里当干部,家里却一直“差账”。他的第一双胶鞋是上初一时,父亲借钱给他买的,上学时他穿,放学后换给母亲穿着干活,这双鞋母亲至今还在穿。1987年,付杰考上当时的宿县地区卫生学校,2000元学费也是向人借的,因为家里的收入被父亲用来资助村里的困难户了。这多少让付杰心里有些委屈,但更多的是自豪:“我父亲多数时间都在忙村里的事情,一辈子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最爱的是他的工作。”

付光文的努力是有成效的。当周边乡镇的小麦亩产只有五六百斤的时候,五星村的小麦亩产已达千斤。他鼓励村民利用河滩地、地头沟等种植泡桐和白杨,增加收入,上世纪90年代,五星村成为远近闻名的木材销售集散地。

五星镇党委书记张文静告诉记者,1978年恢复高考后,付光文有三次上大学、招工和提干的机会,但均被他放弃,“其中一次是为了照顾另外一位村干部,这位村干部年龄大了,身体也不好”。付光文的努力和品德赢得了村民的信任和好评。

遗体捐献当天,当地政府、太和县红十字会、阜阳市红十字会以及上千名志愿者和村民赶来为老人送行。一位91岁的老人哭得很伤心:“老书记,再也没有人给我们上党课了,有什么烦心的事儿也找不到人说了。”老人叫付志平,早年因为家庭原因,未能如愿入党,付光文了解情况后,帮助他进步,打好群众基础,让他在退休十几年后终于入了党。老人拄着拐杖,扶着付光文的遗像哽咽:“我要向你学习,死后也捐了。孩子可能想不通,我会慢慢做他们的工作……”

理解了就没什么

付光文幼年患有癫痫,经治疗痊愈。因此,他对医生十分尊重。在他的教导下,四个子女多从事医疗工作,并在岗位上有所成就。

2002年12月25日,安徽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挂牌成立,付杰负责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和遗体接受工作。

从开始做这份工作,付杰就养成了凌晨2时以前不睡觉的习惯,“因为任何时候,尤其是半夜,都可能有志愿者的电话打来”。他的手机和办公室电话是连通的,完全没有私人时间。这让他的妻子很困扰,也会埋怨他“能不能不干这个工作,家里从来没有一点温暖和安稳”。一些亲朋好友也劝他转行。

付光文却十分支持儿子的工作。付杰在工作中遇到困难沮丧时,父亲特意在他回家时对他说:“这个工作的确很困难,但这是好事,是造福千秋万代的事情。只要你做事公平、公正,受点委屈也没啥。”

2017年小年夜晚上九点,宿州一个16岁的小女孩不幸身亡,父母决定捐献她的遗体,打电话要求立即办理。合肥去宿州的路面已经结冰,付杰二话不说就要出门,母亲劝不住,只得祈祷上天保佑,付杰也只能用“天佑好人”安慰母亲。不想,接近两点时,因为路面湿滑、前方突发车祸,付杰的车失去控制,翻到了路边。所幸三棵杨树挡住了下落的车,才保住了车上两人的性命。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雪地中,付杰在黑夜里站了十三个小时,等来拖车后,又从殡仪馆调了一辆车去接受捐献者遗体。

回到安医大,同事们惊呆了:“你们不要命了?!”付杰却只说了一句话:“这是一份承诺!”

付杰告诉记者,他从事遗体器官捐献工作这23年,正是安徽省遗体器官志愿捐献事业起步的时候,所有工作都是在摸索中前进。前些年,接受志愿者的遗体器官捐献时,他多次遭遇志愿者家属的不解和不满,心中的委屈无法倾诉,是父亲的鼓励和开解给了他很大的自信和勇气。

安徽省红十字会眼角膜捐献库普瑞分库负责人屈志国从事眼角膜捐献工作十年,他说:“当你得到大家认可,你就再也停不下来。”如今,付杰亲自接受的遗体已达412具,遗体器官志愿捐献工作也渐渐被社会认可和接受。

最后一笔党费

2012年4月,太和县原政法委副书记苗为民捐献遗体,付杰回县里接收遗体,路过五星镇却没时间回家。到4月底再回家时,付光文向付杰问起苗为民捐献遗体的事。几十年前,时任太和县政法委副书记苗为民曾到五星村调研,与付光文是旧识。付杰说苗为民年轻时就立下誓言,要为党健康工作70年,现在只工作了58年就患了癌症,没法兑现对党的承诺了,准备死后捐献遗体和器官,作为最后一笔党费。付光文听后深感敬佩,在付杰问他“可敢捐献”时说:“我现在还不敢,但是苗老值得我学习。”

三年后,苗为民故居落成,付光文带着妻子刘素真和付杰一起去参观。回家后,付光文告诉妻子和长子,自己决定向苗为民学习,死后也要捐献眼角膜和遗体,做最后一点贡献。付杰记得母亲当时说:“我也老了,你捐不捐我不管,我是要捐的。”当时,付杰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今年中秋节,付杰回乡探亲,付光文郑重地说:“你给我拿一份志愿捐献登记表。”母亲说:“我也要一份,我们一起签。”二弟付雷当场反对。付杰尊重了父母的意愿,为他们办理好了志愿登记。他说,自己内心其实也是矛盾的,“毕竟是自己的父母啊!”

父母签完字后,付杰哭着说:“谢谢爸爸,谢谢妈妈!谢谢你们理解、支持我的工作!”付光文摆摆手:“我不仅是支持你的工作,我这是支持红十字会的工作。这个事业需要有人站出来支持。我没有条件给村里、镇里做更多事情,但在这件事上,我是个党员,我要在五星镇带个头。”并嘱咐妻子刘素真,自己去世后继续支持付杰的工作。

10月14日下午,付光文突发脑梗去世。家人们忙着布置灵堂、准备丧事。

刘素真却惦记着付光文的遗愿。付杰到家后,马上让他找出付光文的志愿捐献登记表,她要帮助丈夫完成这“最后一笔党费”的交付。尽管付杰的二弟付雷、舅舅和叔叔还是不能理解,不同意捐献,但是刘素真态度很坚决:“这是他的愿望。既然他已经签了字,我们就要尽力帮他完成。”

家人终于同意捐献付光文的遗体。事后,二弟对付杰说:“大哥,我错了。爸爸、妈妈还有你,你们都很伟大!”付杰轻声回答:“我们不伟大,只是尊重了老人的意愿,这是孝顺。”

10月16日,安医大接受站工作人员前往五星镇接受付光文的遗体。作为安医大接受站负责人,付杰已从阜阳市接走33具志愿捐献的遗体。以前他是遗体捐献的接受者,这一次他成了捐献者家属。他默默跪在父亲灵前,将头深深地埋在地上,身体轻轻颤抖。

灵车远去,付杰突然嚎啕大哭,长跪不起……





长春市红十字会办公室维护与管理
Copyright?2015-2016 changchunredcross.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6000366号-1 | 长春市红十字会官网
您是第【184229】位访问者